传染病的演变 2018 

一百年前,1918年的致命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席卷全球,造成大约五千万人的死亡。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感染导致的死亡人数仍然 有一千三百万到一千五百万。黄乘佑医生受邀于2018年7月和8月在以下地点举办演讲:陈笃生医院,传染病科(2018年7月11号,鹰阁医院(2018年8月8号)以及国大医院,医学检验科(2018年8月28日)。他分享了对传染病演变和大趋势的看法。下面列出了这次3个讲座的一些重点。

趋势一:“总会有另外一种感染”

根据估计,有超过1400种微生物病原体感染人类。其中一半以上(58%)是人畜共患感染,也就是说,它们最先发生的感染起源于动物中。每年都会有感染人类的新病原体被发现。其中大多数是人畜共患病,在过去20年中超过70%的新发以及再发感染都是因为RNA病毒。

感染的爆发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持续存在的问题。即使是在像新加坡这样的发达和城市化社会中,我们也有多次的爆发,其中一些著名的包括尼帕病毒,SARS冠状病毒,寨卡病毒和B族链球菌感染。我们仍然担心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禽流感的“进口”风险。其中一些关于新发和再发感染的因素包括全球性旅行,土地使用的变化,农业实践,食品集中生产以及人为因素,比如移民,抗生素的增加使用等等。

在某一个地方,有着潜在的新生或再生微生物威胁。当“正确”的条件合体时,它会释放到全球人口当中,他们对这种“新”病原体没有免疫力,然后作为“黑天鹅”事件呈现。知道这些后,我们必须开始准备提高基础设施和增强处理这种感染威胁的能力。管理疫情爆发的准备工作重点包括迅速识别,牵制和医疗介入,例如抗菌治疗和疫苗接种。

趋势二:“总会有抗菌素耐药性存在” 

已经开发出来用于治疗人类感染的所有抗菌剂都有固定的弱点。微生物适应能力很强并会试图产生对抗菌素的抗药性从而可以存活。随着抗生素使用的稳定增加,抗菌药物耐药性也快速跟随。在2015年5月举行的第68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抗菌素耐药性已成为全球健康的威胁,并提出一个多年行动计划来减少抗菌素耐药性。“全球抗菌素耐药性行动计划”有5个战略目标:

• 提高对抗菌素耐药性的认知和理解
• 加强监督和研究
• 减少感染的发生率
• 优化抗菌素药物的使用
• 确保对于反击抗菌素耐药性的持续投资

2017年11月1日,卫生部宣布启动抗菌素抗药性的国家战略计划。这个计划提供了一个加强抵抗抗菌素耐药性的框架。它采用了OneHealth的方法,也农业食品,兽医管理局,国家环境局,公用事业局以及新加坡国家水务局。

趋势三:“需要考虑重要的人口变化” 

全球人口计划将在2025年稳定增长到75亿,到2050年增加到81亿。

未来10-20年的人口变化将给传染病造成重大影响。其中三个特别对传染疾病重要的全球人口变化趋势是:

• 老年人口的增加
• 免疫功能低下患者人数的增加
• 移民人口的增加,特别是难民 I

和避难者全球范围内,年龄超过65岁以上定义为老年人口,预计在2050年达到21亿。在新加坡,2030年为止老年人口预计将占新加坡人口的25%以上。老年人主要的健康问题是疾病的增加以及这一亚群人群有更高的感染风险。

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很多发达国家都正在采取积极的措施来管理预计增加的老年人口以及于此相关联的健康问题。

先进的医学可以提高免疫力受损患者的存活率。这包括了HIV感染患者,接受化疗的癌症患者,器官移植接受者以及免疫抑制剂患者数量的增加。因为免疫力的降低,这些患者有着更高的感染风险,而且通常,感染的变现是“非典型性的”。

难民以及避难者进入欧洲的问题已经占据了2017年和2018年新闻头条的主要地位。除了关于“同化”到新国家的文化问题,可能还存在健康问题,例如结核病,慢性乙肝等等都需要被考虑。这些难民中很多人被首先安置在过境站,这些地方通常非常拥挤,可能也没有安全的水和卫生设施。感染的爆发,例如麻疹,脑膜炎,腹泻疾病,在这些过境站中被报道过。

趋势四:“总会有技术的进步” 

过去10年技术的进步对我们的工作,生活和互相交流的方式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样的,技术在很多医疗方面有着主要的推动力例如诊断,检测以及治疗方面。在传染病方面,我们强调以下:

• 微生物诊断的革命,特别是在“很难培育”的感染
• 治疗的发展
• 数学模拟和预测模型的更多使用

以上是黄医生近期演讲的一些概述。其中一些主题将在未来几个月中在本网站单独发表文章进行详细阐述。